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 > 正文

增设“新工科专业”不能“一哄而上”

发布时间:2019-09-1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朝中社6日在有关会见及晚宴的稿件中都强调了现场氛围。会见稿说,“会谈在充满同胞友爱、真挚的气氛中举行”。晚宴稿写道,“晚宴始终在充满同胞友爱之情的温暖气氛中进行”。

落实高校包括专业设置自主权在内的办学自主权,需要政府部门加强宏观引导,同时推进高校建立现代治理结构。政府部门对高校培养某类专业人才的鼓励、扶持政策,主要是宏观引导,但这还不够,还需要及时向高校提供新专业的供需情况,以便让高校科学决定本校是否要开设这一专业。高校在决定是否开办某一些专业时,国家的鼓励、扶持政策只是一方面因素,更要从学校自身的定位和条件出发。这就需要高校建立和发挥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的作用,从教学、学术角度,论证开设专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当前热门的商学院、法学院和医学院,不是学校的办学者不想举办,而是学校教授委员会反对,认为举办这些学科、专业会分散学校的办学精力,也难以把这些学科、专业办出顶尖水平。大学的办学不在于追求时髦,扩大规模和体量,而是办出特色和高水平。

简单来说,由于学校有设置“新工科”专业的自主权,如果学校不能很好地用好自主权,就可能出现在社会舆论炒作很热,政府政策又加以鼓励的情况之下,加快开设,由此产生低水平、重复开设的问题,很快就导致相关专业“产能”过剩,培养的专业人才供大于求,结构、质量和社会需求脱节。

事实上,2017年8月,深圳就提出“十三五”期间,将通过收购、租赁、改建等方式收储不低于100万套(间)村民自建房或村集体自有物业,经质量检测、消防验收等程序后,统一租赁经营、规范管理。

落实学校专业设置自主权的改革方向是正确的。因为由主管部门审批设置,一是缺乏根据社会需要调整专业设置的灵活性,二是会导致学校专业设置缺乏个性、特色,还会有学校为通过审批,对新专业进行“包装”的问题。但由学校自主设置专业,不能由学校行政说了算,即学校领导、行政部门想设置什么专业就设置什么专业,而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结合社会需求、本校办学条件,论证是否要新增专业、新增哪些专业、怎样保证新增专业的质量等。

近日,随着各省高考分数线的陆续公布,高招也进入填报志愿的环节,不少高校都推出了招生新政,其中备受关注的“新工科专业”成为今年招生的主要发力点。比如华南理工大学在广州国际校区布局的“新工科”专业,既包含了大数据、物联网应用、人工智能、基因工程等新技术,又包含了智能制造、集成电路、空天海洋、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工科。今年河南省多所高校新增了169个本科专业,其中最受关注的还是“新工科”专业。据了解,河南大学、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许昌学院、郑州轻工学院等21所本科院校都新增了“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

近年来,教育部贯彻落实“放管服”改革精神,不断落实和扩大高校专业设置自主权。支持高校依法自主设置专业,除国家控制布点的专业和尚未列入目录(《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的新专业以外,高校自主设置专业,实行备案制,专业设置备案每年集中进行一次。目前我国高校新增的“新工科”专业,大多属于备案新增。像“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与“机器人工程”均属于本科专业目录中的特设专业,是高校自主根据本校办学定位、办学条件,结合社会需求自主开设,只需向教育主管部门备案,教育主管部门不进行审批。开设这些专业,学校有较大的自主权。

习近平在2015年12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上强调,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各项改革任务、制度建设要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目标聚焦。2016年1月18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在中央党校开班,习近平再次强调,谋划和推动“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要着力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根据现有条件把能做的事情尽量做起来,积小胜为大胜,不断朝着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前进。从“总体小康”到“全面小康”,从“建设”到“建成”,小康的内涵与外延经历了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所论述的“遵循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的本质要义。

由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中国赣南脐橙产业园位于信丰县安西镇。产业园总面积约5000亩,其中包括面积超过3000亩的高标准脐橙种植示范园。

2017年9月,张庆恩调任天津市静海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党组书记,12月当选静海区区长。

17、CNBC:您最近跟她联系过吗?如果联系过,你们大概聊些什么?

在英媒聚焦这次“访华行程”的同时,财政部一名女发言人并未证实此次据称筹备工作顺利的出访已被取消。她称,“大臣目前并未前往中国。没有任何行程被宣布或确认。”

高校兴办“新工科”专业,这和国家大力培养新工科专业人才,以及社会存在较大的人才缺口有关。据去年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联合印发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显示,到2020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新材料等将成为人才缺口最大的几个专业。与之对应,高校也就有责任去培养相关专业人才,设置“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机器人工程”“信息安全”等“新工科”专业是顺应时代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但是,也必须防止一哄而上开设“新工科”专业。高校要结合自身的办学条件、办学定位,对开设“新工科”专业,进行充分的论证,要保证新开办的“新工科”专业办出特色和品质。

开设“新工科”,当前有天时和地利,但要把“新工科”办好,还需要有人和,这里的人和,就是要实现大学的教育家办学,要建立现代治理结构,对新增专业按教育和学术标准进行充分论证。(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新工科”成热门,这在教育部公布的2017年度高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中表现得十分明显,全国新增备案本科专业2105个,新增审批本科专业206个,合计新增2311个专业。新增专业中,“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最为热门、变为“爆款”。根据统计,共有248所高校新增“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其中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厦门大学等19所教育部直属高校。河南省21所高校新增该专业,为最多省份。其次为“机器人工程”,共有60所高校新增“机器人工程”专业。

第3和第4个“考题”涉及合规问题。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说明2017年6月14日前未取得《无线电台执照》及无线电频率使用许可而开展经营业务是否符合“发行人生产经营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并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通过北京二号星座系统获取遥感数据的具体业务过程是否涉及测绘业务,萨里公司在业务开展过程中是否可接触数据、相关业务经营是否符合《外国的组织或者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等管理规定。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