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云朵边上的古寨,藏着什么绝世匠人?

  • 萨乌尔:和托雷斯联手是最棒的事 我想成为杰拉德那样的球员
  • 2019-10-29 15:58:44
  • 永定楼广场灯光秀演出暂停举办
  • 2019-11-11 12:02:56
  • 港媒:中国的“云上爱情”引发隐私担忧
  • 2019-10-22 04:30:19
  • 超级简单的侧方位停车技巧,一看就会
  • 2019-11-02 14:56:27
  • 年过50去体检,不用每个检查项目都做,但有4个不能少
  • 2019-11-01 21:35:52
2019-11-08 16:52:02

全世界都知道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的瑰宝,但如果不是因为人们的生命受到限制,谁会保证脆弱的文化结晶延续几千代人呢?

在四川和西藏的群山之间,有一排古老的村庄漂浮在云的边缘。它坐落在海拔2000米的山坡上,几千年来孕育了一个古老的民族——羌族。这些村庄大部分都被群山遮蔽,是一个隐藏的天堂。

羌族人外出很有诗意。一开门,天空就像洗的一样清澈,一只脚伸向柔软的云,一只脚沿着山路走,就好像踩在云上,因此就有了“云上的人”这个名字。

然而,当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这个自然孕育的村庄也被自然改造成了破碎的城墙。一个仙境突然被摧毁了。

与此同时,他们手艺的衰落持续了一千年。

羌族自古以来就是“拼凑者”。

羌族,以前是西方游牧部落的古老名称,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诗经·商颂》记载:“过去有汤。从那以后,羌族在历史上留下了很多脚印。

羌族村有许多奇妙的工艺。例如,羌人将利用他们的智慧在高山峡谷的狭窄地带发明“悬管渡绳”滑绳和竹绳桥,并沿着悬崖切断木板路。山脚下的人们偶尔会抬头,感觉自己在云雾中行走。

另一方面,羌族女孩有着一流的“补缀”技能。这块补丁是羌族刺绣。起初,它出现在从事农业劳动时容易穿的衣领、袖口和其他地方。然而,羌族是一个具有很强审美能力的民族,所以他们给羌族增添了各种图案。

羌族刺绣的图案有100多种,大部分反映了日常生活。它们包括花、叶、瓜、鸟和动物。他们还编了许多有意义的名字,如“蛾玩花”、“瓜开花”和“鹿鹤回春”。它们非常有趣。

20世纪80年代以前,羌族没有自己的性格。刺绣女人不会画草图。他们看到的就是他们得到的。通过巧妙的刺绣,他们可以描绘出象征爱情或明亮生动的大自然的美丽满月之夜。

因此,每个羌族人就像带着一个小展厅。无论是头巾、连衣裙、鞋袜、行李和窗帘,都可以用羌族刺绣制成。这些金线和银线闪耀着奇妙的光泽,就像织在云朵边缘的彩色刺绣线。它们比彩虹更亮,比所有自然事物更耐用。

当绣花线在云的边缘,没有人再在乎了。

羌族村的每个女孩都会刺绣。他们在牧之期间学习纺织和刺绣。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学会剪、学会剪、学会绣花布鞋”的童年经历。

传统的羌族刺绣是由母亲传给女儿的,所以它是家庭文化的“活”传播,它的技艺水平也成为衡量一个女人智力的标志。今天的工业刺绣,尽管生产线很快,却缺乏母亲传递每一针的感觉。

2008年,羌族刺绣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种工艺绣出了珍贵的玫瑰,这些玫瑰没有被遗忘,也使羌族刺绣成为记录羌族永恒文明的“历史书”。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的瑰宝,为世人所熟知。然而,如果非世袭的人要代代相传的话,他们的寿命不会延长到极限。

11年前的汶川地震让羌寨伤痕累累,他们的家园和农田被毁。刺绣母亲被迫放下绣花线和可爱的孩子离开家去大城市工作。他们的手艺和对家乡的渴望也被留在了陌生的城市。

他们的离开导致越来越多的留守儿童和老人无人照管,也导致有1500年历史的羌族刺绣品丢失。

高尔基曾经说过,失去一个民间艺术家就要面临一个小博物馆的毁灭。高耸的羌族碉楼和众多的羌族村落的确是羌族的代表,但只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才能体现一个民族的性格。

因此,在一个工匠精神一再丧失的时代,这些优秀的工匠都是时代的遗迹。然而,尽管大多数人都愿意保护它,但在现代文明中,文化产品在经历了几次外国文明和商业浪潮的洗礼后变得相当脆弱。

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实现“民间艺术复兴”?

传统的“输血”捐赠可能会缓解工匠们的迫切需求,但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非物质文化遗产只有激活自身的造血功能,才能实现“民间艺术的复兴”。

秉承对传统艺术的尊重和传承文化的责任,一直专注于家具定制的索菲亚决定为之做出贡献。今年5月的母亲节,也是周年祭汶川大地震的日子,索菲亚与公益组织携手推出了“绣美”公益项目。索菲亚通过定制母亲节羌族刺绣贺卡来宣称秀娘的工作时间和制作公益枕头,帮助秀娘的母亲回家,让她们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和传承文化。

织物艺术一直是最贴近我们生活的艺术。公益枕头的设计采用牡丹菊花。在羌族的花语中,牡丹象征着美丽和荣誉,菊花象征着长寿,荷花和梅花的轮廓装饰着牡丹,象征着和平与美丽。这不仅是消费者和秀娘母亲的愿望,也是索菲亚对美好生活的愿望。

稀疏防卫行动联合创始人周信先生(左)和索非亚家园品牌总监杨文军女士(右)作为嘉宾出席了公益大会。

在过去的18年里,近400万个家庭选择了索菲亚的产品和服务。“绣美”公益项目旨在与消费者就“家庭”和“团圆”创造情感交流和共鸣,唤起更多人关注家庭和公益。

7月下旬,索菲亚深入成都邛崃木梯羌族村,用图像细致地呈现羌族母亲在家团聚的故事,在更多人面前展示羌族文化和羌族刺绣技艺。

9月6日,索菲亚的第一家旗舰店被改造成了一个闪光的“刺绣之美”博物馆。羌族文化独特的风采是通过图画文字、刺绣物件、投影互动和创意产品展现出来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杨华珍的作品被展出,让消费者以更直接的方式体验非物质之美。

在“2019企业社会责任荣誉仪式”上,《新周刊》向“绣美”公益项目颁发了“年度中华文明遗产奖”。索菲亚,作为中国定制家具行业的领先品牌,不仅利用设计的力量改变消费者的生活质量,还利用设计的力量创新和激活传统技术,从不同角度诠释其“轻松安装一个拥有科技和创意的家,将世界之美融入新生活”的企业使命。

在这个工业装配线极其发达的时代,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可以命名,还可以“传承”。然而,只有对一种文明给予足够的重视,民族文化才能不模糊,非世袭的人才能独立生活,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路走下去。这也是索菲亚发起“绣花美人”公益项目的初衷。

极速飞艇下注 海上皇宫 快乐十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