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伉俪双双捐献遗体,时隔10余年“重逢”在“讲台”上

  • 萨乌尔:和托雷斯联手是最棒的事 我想成为杰拉德那样的球员
  • 2019-10-29 15:58:44
  • 永定楼广场灯光秀演出暂停举办
  • 2019-11-11 12:02:56
  • 港媒:中国的“云上爱情”引发隐私担忧
  • 2019-10-22 04:30:19
  • 超级简单的侧方位停车技巧,一看就会
  • 2019-11-02 14:56:27
  • 年过50去体检,不用每个检查项目都做,但有4个不能少
  • 2019-11-01 21:35:52
2019-11-08 15:18:21

“我做了一辈子医生,当我死了,我也会用这个“臭皮囊”为医学做出一些贡献。学生们在我身上练习后,病人可以少受些苦。我患有腔隙性脑梗死、高血压和血管硬化,并能做病理解剖。解剖和切割后,制作一个骨骼用于教学。”

图片由昆明医科大学李炳泉提供。

2005年3月,云南神经外科创始人、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教授李炳泉在昆明逝世。根据他的生前遗嘱,他的遗体捐献给了昆明医科大学。骨骼被制成医学标本,并陈列在学校生命科学博物馆进行教学。

十年后,2015年冬天,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教授李炳泉的妻子胡素秋(Hu Suqiu)跟随丈夫,将身体捐赠给昆明医科大学。在遗嘱中,她说:“角膜、进口水晶、皮肤、肝脏、肾脏等。提供给需要的病人,然后解剖。”

9月25日,两位老人的骨骼标本“相遇”,并一起放在昆明医科大学生命科学博物馆入口处的屏风前。

许多年后,他们在母校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团聚”。

图为李炳泉和胡素秋再次相遇。

"生为医学教授,死为一名沉默的教师。"这就是学校对这对夫妇生活的评价。

这对夫妇的后代看到他们再次并肩站在一起,流下了眼泪。"我觉得他们已经“重生”,一起回到了另一个平台."

图为李炳泉和胡素秋在珠海拍照。

李炳泉和胡素秋是云南著名的医学教授。

其中一位是云南神经外科的创始人,在云南率先开展开颅手术、显微手术和颅内外血管吻合术。首次“人脑半球切除术”;与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五官科合作,实施全国首例“经颅内侧窝硬膜外渗路神经移植”;他因倡导“大颅骨瓣开颅、颅外引流结合减压法”抢救颅脑火器伤获解放军一等奖。在中国首次成功切除了双头畸形患者的寄生小头畸形。

图为李炳泉接受手术。

照片显示李炳泉获得了一流的兵役。

一位是云南妇产科专家,他在该省发起了一系列新手术,编写了中国第一部《女性更年期健康》(Women's更年期Health)和各种培训材料及讲义,并培训了许多年轻医生。

这幅画展示了胡素秋的早期作品。

图为胡素秋写的《女性更年期健康》。

同时,他们也是云南的传奇夫妻。

一个是腾冲的贫困孤儿。他年轻时,父母因病去世。在高中毕业之前,他一直用哥哥和嫂子的三台织布机编织和出售布料。然后,他步行了两个月来到昆明,和他的同胞,1911年革命的老兵李根源一起,进入了大云医学院(昆明医科大学的前身)。

图为20世纪40年代大云医学院的实验楼成农堂。

一个是胡颖的女儿,他是一名伟大的国防战士,也是云南省前代理主席。

图为胡素秋大学的毕业照。

1949年12月底,两人结婚了。当时,著名抗日爱国将领、云南起义领袖卢汉也前来赴宴,赠送了“绣幸福帐”。

图为李炳泉和胡素秋的结婚照。

新中国成立后,这对夫妇作为医学人才,于1950年受聘于大云医学院附属医院,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医生。昆明医学院成立于1956年。这对夫妇成为昆明医学院的第一任老师和医生。从那以后,他们从未离开过医学领域。直到去世前几年,他们仍然坚持去专家诊所。

在李炳泉和胡素秋的儿子李心香的记忆中,他们年轻的时候,父母太忙,一家人过着奇怪的生活:每个人都去食堂吃饭,甚至在新年期间。父母很少在家一起吃饭,谈论他们收到了哪些新病人以及如何治疗他们。通常一天超过十个小时后,他们仍然在晚上读书写字。有时我下班回家很晚,没有时间做饭,所以我总是吃零食和饼干来缓解我的饥饿。

“这两位老人一生都致力于他们热爱的医疗事业。他们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经常互相忽视。”李炳泉和胡素秋的大女婿林文桥(Lin wenqiao)在一篇回忆岳父岳母的文章中写道:“胡素秋子宫切除术期间,出现了大出血和休克。李炳泉无法保护他的妻子,因为他有病人要抢救。后来,胡素秋摔倒,患了脑出血。将近70岁的李炳泉亲自操作了这把刀,将妻子从死亡线上救了出来。”

在他们晚年,李炳泉和胡素秋又做了同样的决定——100年后捐献遗体。2000年,这对夫妇一起填写了遗体捐献表格。

图为胡素秋的遗嘱。

李心香说,当他父亲公开他捐献遗体的决定时,他的医生同事也发现很难接受,于是默默地走出了房间。平静了一段时间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选择尊重父亲的意愿。

“当我选择学习医学时,我父亲告诉我,‘医学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职业。作为职业,你必须奉献一生。”李心香说,“我父亲晚年常常感慨。因为他大学时代的教学标本很少,他和他的同学们不得不去童渊山的万人冢寻找无名的骨头来制作医学标本。我认为,作为一名医生和教师,他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医学标本的重要性。"

这幅画展示了李炳泉生命的最后几年。

事实上,当李炳泉去世并捐献遗体时,他的一些家人表示反对。

“‘仪式中有五部经文,不超过祭品。遗体捐赠后,后代将去哪里表达他们的敬意?”李炳泉和胡素秋的大女婿林文桥说,当时,他还打电话给他在美国的嫂子,劝说她不要签字并停止捐赠。

失败后,他还建议妻子留下一些骨灰,如果他们必须捐赠的话,把骨灰埋在墓地里。然而,他的姑姑和妻子断然拒绝了他,因为这违背了他岳父的意愿。

图为昆明医科大学接受李炳泉子孙的遗物——李炳泉80多岁时的工作证。

“2012年,当我们回到昆明时,我们第一次在昆明医科大学生命科学博物馆看到了岳父的骨骼标本。当我们的目光落在骨骼左侧的“李炳泉教授的一生”几个字上时,我的妻子立刻大哭起来。她没想到父亲和女儿在分居七年后会以这种方式重逢。”林文桥说,一旦他了解了他的岳父和妻子。

图为李炳泉和胡素秋的后代。

25日,当林文桥再次看到岳父和岳母“并肩”站在一起时,他又哭了起来。

“我觉得他们已经“重生”,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继续他们的爱。他们也回到了他们热爱的平台,并世世代代向学生传授人类骨骼的秘密和这种精神。”林文桥说道。

那天的“重聚”也深深震撼了昆明医科大学的“90后”和“00后”学生。每个人都赠送菊花来纪念李炳泉和胡素秋。

图为李炳泉、胡素秋的亲友以及昆明医科大学的师生鞠躬致敬。

“李炳泉教授和胡素秋教授的无私奉献让我们感受到了医生的感受,理解了生命的意义。我想有时候,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昆明医科大学的学生农天棋说。

事实上,在李炳泉和胡素秋“重聚”的人文科学博物馆里,有许多捐赠者的标本群。

据统计,从1990年到2016年,申请向昆明医科大学自愿捐赠遗体的人数已达600人,其中85人实现了他们的夙愿。其中有退休干部、高级工程师、高中校长和老革命者。

图为昆明医科大学人文科学博物馆捐赠墙。

"学生为人民服务,为医学而死."

在昆明医科大学生命科学博物馆的捐赠墙上,写着这些字。在进入博物馆的说明中,学校警告学生:“人体标本是具有非凡勇气的献血者生命的又一延续。我尊重不懂语言的老师,我想成为医学精英。”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社

江苏快3下注 浙江快乐十二 中彩网